武汉水之痛

2016-3-22 14:46| 编辑: sd1561026 |原作者: 胡宇风|来自: 中华建设网

摘要: 第一当是黄孝河。它是武汉历史故道,民国前河中鱼虾成群、樯橹云集,两岸垂柳成荫。随着城市发展,成为箱涵、明渠结合的排水渠,排放汉口48.53平方公里城区内110万人口的雨污水。   第二当是巡司河。巡司河发源 ...
  一、问题提出

  提到武汉的水,当属大江、大湖等“大水”,但这里要谈的是“小水”,因为“小水”更痛。

  “一条大河黑浪翻,风吹臭气熏两岸”是黄孝河等“小水”的现状。昔日通商船的通道,如今为排污河,这是武汉人难以承受的痛。为根本解决这些黑臭河难题,武汉市若干次制定综合治理方案……但,今天依然黑臭。

  抱怨没用,我们需要对策!我希望用一个“学生眼”,借社会实践活动,寻找武汉“龙须沟”,探究其黑臭原因,提一些建议,供大人们参考。

  二、寻找身边“龙须沟”

  在百度上输入“武汉龙须沟”,有很多信息,这里列几条影响较大的。

  第一当是黄孝河。它是武汉历史故道,民国前河中鱼虾成群、樯橹云集,两岸垂柳成荫。随着城市发展,成为箱涵、明渠结合的排水渠,排放汉口48.53平方公里城区内110万人口的雨污水。

  第二当是巡司河。巡司河发源于汤逊湖全长16公里,上世纪50年代,巡司河水质良好,清澈可见鱼虾,70年代水质恶化,逐渐积满垃圾,臭味熏天。

  第三当是机场河明渠。这条明渠2010年年底开工,2012年初完工,造价为4000万,渠水越变越黑越变越臭,两岸垃圾满地。

  其他一些沟渠,虽不闻名,但臭名昭著,比如:罗家港、东湖高新青年公寓小区排污沟等。谁能预测,武汉的第n条臭水河是哪一条?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是楚河。

  三、“龙须沟”的成因

  通过互联网+现场走访,发现“龙须沟”成因十分相似,可粗分为以下几种。

  (1)城市扩张型

  因城区发展,边界扩大,河流两边成为新城区,当地的雨污水直接排放到河中而成为“龙须沟”。

  这种类型影响范围较大。黄孝河等属于这一情况。

  (2)新型居住区型

  在没有基础设施或基础设施不完备的区域建新居住区,新居民入住后,导致生活污水不能顺利排入城市排水管道,而是通过下水道排到不远处,从排污井里翻涌上来,汇集于较低的区域形成污水沟或塘,这样进一步导致其他居住区向其中排放污水,造成恶性循环。

  这种类型影响范围较小。东湖高新青年公寓小区“龙须沟”属于这一情况。

  (3)老居住区型

  居住区与附近的水域已形成,之前人水和谐共处。随着人们物质财富增加,生活方式改变,向水域排放增加,同时挤占水域,使得瘦身后的水域难以承受而变得黑臭。

  这种类型影响范围限于水域范围内。中心城区的塘、湖属于这一情况,沙湖是典型代表。

  四、我们治理“龙须沟”的措施

  通过网上+报纸查阅,发现武汉用过的治理措施可归纳为下列几种。

  (1)覆盖增地型

  把臭河盖起来,不仅不臭,还增加城市用地,治理彻底,一举两得。黄孝河京广铁路以南段是典型代表。

  (2)绿化掩盖型

  在臭河两边绿化,一来人们难以靠近,二来美化环境,闻得少、见得少,抱怨自然也少。黄孝河京广铁路以北段、机场河等为典型代表。

  (3)药水改善型

  往臭河里洒一种生物复合酶,降解水中微生物,改观水的颜色和气味,缓解臭的程度。黄孝河敞开段就常撒药水,散发出类似医院消毒液的气味。

  (4)规划安慰型

  黄孝河是典型例子,为从根本上解决其黑臭难题,分近远期两步实施。即2011年春节前,清除沿线垃圾,3月完成岸坡整治和绿化,9月前完成清淤、岸线整治,国庆前,水体基本不臭。远期至2015年,从上游入手,彻底消除入港污染,提升黄孝河水质。

  水务局专家表示,武汉市一定要把黄孝河治好,还百万市民一渠清水。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年时,成为武汉大道一道靓丽的景观通廊。

  (5)情感支持型

  媒体刊载暖心文章:欢迎关心黄孝河的市民、网友积极参与,多提建议和想法,我们会高度重视,按照“马上就办、真抓实干、办就办好”的要求,全力打好治污攻坚战、持久战,为市民提供更好的生活环境。

  读完后,您感动吗?这些文字我们耳熟能详,只是计划出了一期又一期,人换了一任又一任,但,黑臭依旧。

  五、治理“龙须沟”建议

  用一个中学生最天真的想法,来谈谈治理“龙须沟”的建议,不求完美,但求有所启发。

  (1)顺势而为建设我们的城市

  近30年来,武汉湖泊减少229平方公里,近50年来,消失约100个湖泊。同时,CBD挖梦泽湖,万达挖楚河。

  填湖是发展,挖湖也是发展,发展每天不一样!这似乎在说:盘古把我们这一方的“水”与“土”弄错了位置。

  我们建设城市应顺势而为,别再“填”了,如非必须,别再“挖”了。如能恢复以前填起来的,应尽力恢复,对于已经挖出来的水域,尽力让其成为自然水系的组成部分。

  (2)分清职责

  罗家港在武昌、洪山和青山交界处,其周边环境由武昌环保局负责。从其中的污水颜色初步判断为餐饮、居民生活排污,且周边没有工业,应由水务部门负责。而市水务局介绍,罗家港主要功能是排渍,污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污,是暂时之举,当下武汉未能对污水“全收集、全处理”,雨污分流管网尚在建设中。根据武汉市五年污水行动计划,至2016年底,污水将处理后排放。

  言下之意,对罗家港污染,我们无能为力,它仍要承担一段时间的“排污”任务。该案例说明,责任不清,臭河是治不好的。

  (3)引入社会资本

  治污,用的是财政资金,久治不愈;挖河,用的是私有资本,一朝成名!

  资金是逐利的,其逐利的力度和效率,取决于资金管理者的逐利程度。一方面,我们治理“龙须沟”资金不足,另一方面,有人花巨资挖河,这是为什么?

  很难给出一个大家都认可的答案,但很多网友建议,引入开发投资治污,让其在地块开发获利的同时,参与城市环境改造,实现获利和公益双赢。

  (4)找准治污关键

  无论是“挖河”,还是“盖河”,我们都应明白,哪个用于景观,哪个用于排污。对于“排污的”,污水一点也不能漏出来;对于“景观河”,污水一滴也不能流进去。

  所以,无论是黄孝河,或是机场河,在决定治理方案时,首先应明白,用它们来做什么?然后再决定是打开箱涵建公园,还是盖起来解决环境问题。

  武汉人追求卓越,治污不能模棱两可,决不让一条河既做景观,又用来排污。

  (5)借鉴他山之石

  首尔治理清溪川的经验值得借鉴。作为首尔的母亲河,十九世纪末沦为下水道。1937~1942年第一次被覆盖,1958年覆盖工程重新上马,1978年覆盖完成,其上修建双向四车道高架桥,被认为是韩国城市现代化的象征,但古城风韵荡然无存。

  2003年启动“清溪川复原工程”,拆除高架桥,修建滨水生态景观及休闲游憩空间,于2005年10月竣工,成为首尔一张名片。

  该案例至少给我们两个启示:一是靠覆盖河流来换取城市文明,割断历史,利是暂时的;二是我们要明白,什么样的文化与历史值得恢复与拯救?

  我们的“龙须沟”是“覆盖”或“恢复”,不能简单回答,决策前,应认真论证,以免对不起这座城市!

  另一个有参考价值的案例是:杭州让“臭水沟变游泳河,资本追着治污跑”。2015年1月,杭州向市民征集绕城以内黑臭河道名称、地址,明确感官判断的“三不”标准,即不黑、不臭、不乱,制定《杭州市城市河道消除黑臭状况判断及验收要求》。

  武汉人敢为人先,能否学一下杭州,征集三环以内的黑臭河名称、地址,借鉴“杭州标准”,哪怕降低一点要求,在武汉使用。

  六、对《龙须沟》的思考

  回顾一下老舍的《龙须沟》,看北京是怎样治理臭水沟的?

  借主人公赵老的话:门前修暗沟,院后填平老明沟。前后修大马路,将来成了手工业区,大家有活作,赶明儿金鱼池改为公园,作完活儿有个散逛的地方!

  可知,这条明代就有,清光绪年间水还清澈的河,盖起来了,变成了公园、工业区。

  再听主人公疯子的歌:好政府,爱穷人,教咱们干干净净大翻身。修了沟,又修路,好教咱们挺着腰板儿迈大步!

  可知,盖起这条臭水河,贫民的主人翁意识及对政府的感情有了大提升。如果我们对“盖与不盖”、“治与不治”犹豫,这将影响市民对政府的感情。

  同时,从《龙须沟》也发现,虽然人民翻身做主人,也迎来了北京现代化。但茶馆消失了,没了提鸟笼的松二爷,没了淳朴的民风,文化在消逝,我们将逐渐丢失自己。

  为了留住我们的文化和当前的环境,当务之急,就是别让污水流一滴到河道里来!

  中国不亡,有我!武汉水美,有我!为了武汉的美丽,我们必须努力!

  (作者单位:武汉市第十四中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 热点资讯
  2. 热点关注
  3. 焦点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