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尽黄沙始见金——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嘎拉山隧道施工纪实

2017-11-27 16:19| 发布者: 陈斌| 评论: 0|原作者: 叶廷勇|来自: 中铁十一局五公司

摘要: 您遇到过沙子的困扰吗?当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您可能会发笑,这算个什么问题?是的!一粒沙子不是问题,一堆沙子可能也不是什么问题,但如果是一大堆“会走路”的沙子呢?近日,记者在中铁十一局五公司位于西藏曲水 ...

您遇到过沙子的困扰吗?

当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您可能会发笑,这算个什么问题?

是的!一粒沙子不是问题,一堆沙子可能也不是什么问题,但如果是一大堆“会走路”的沙子呢?

近日,记者在中铁十一局五公司位于西藏曲水县才纳乡的嘎拉山隧道施工现场采访时,项目经理郑典明告诉记者,他们就曾为此伤透了脑筋!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还得从该公司拉林铁路项目2015年进场的7月说起。

记者从项目经理郑典明处得知,当时项目一大帮大老爷们就被这“微不足道”的沙子折腾得够呛!

郑典明告诉记者,他们负责的拉林铁路项目主要工程有长度4373的嘎拉山隧道与昌果特大桥、协荣大桥、嘎拉山大桥与几百米的路基,总投资3.7亿元,工期37个月。按常理讲,这么座四公里多的隧道对于他们以隧道施工为专长的中铁十一局五公司而言,根本不在话下。因为企业在几十年的隧道施工过程中,什么滑坡松散体、地质断裂带、煤窑采空区、突泥涌水、有毒有害气体等大家早已积累了丰富的应对经验,他们公司还曾负责施工了不少上10公里的长大复杂地质隧道,还曾施工当时亚洲第一跨的重庆轻轨2号线大坪至浮图关区间隧道,成功创新采用岩溶富水区帷幕注浆堵水技术并大获成功的渝怀铁路歌乐山隧道,也有今年刚获得“鲁班奖”的大西客专大断面马家庄黄土隧道,加之公司还有一批隧道施工方面的“土专家”,什么复杂的地质没有见过?

但嘎拉山隧道施工一开始就给大伙儿一个下马威,其进口段两百多米的“风积沙”便成了隧道施工的“拦路虎”。这可让“老司机”摊上了“新问题”,这会走路的沙子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国内也没有太多可借鉴的成功先例,可急坏了这帮老少老爷们儿,一时间大家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如坐针毡、焦躁不安……

“风积沙”是被风吹,积淀的沙层,多见于沙漠、戈壁,松散且无聚性。在西藏这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原施工,尤其是秋冬干燥时节,风积沙与风更是肆虐,时不时给你来场沙尘暴,弄得满城沙石,人、畜遭殃。嘎啦山隧道进口风积沙就是它们合谋的“杰作”,沙在风的作用下随风而起,而在山体的背风面而落,逐日积累变成了当前的嘎拉山隧道口浅则三五米,深则七八十米的风积沙。我们知道沙是毫无稳定性与黏稠性可言的,风积沙也不例外,这就给嘎拉山隧道进口被风积沙掩埋的276米段出了一道施工难题。

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副总经理、总工程师张开顺告诉记者:“隧道穿风积沙而过的施工经验在国内尚未有先例。如果采取明挖法,自治区在这里多年治沙的植被就将遭受毁灭性的破坏,而采取换填的方法又会大大增加投资成本,为既节约又安全、快速的建成拉林铁路,我们邀请了设计院有关专家、集团有关专家集体会诊,才最终确定了采用‘明暗结合开挖法’来解答这个疑难问题。”

记者在现场看到,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已经将进口约276米的明挖施工处理完毕,他们具体采取了钻孔桩围护加冠梁横支撑成框架支护体系后开挖的方法,而暗挖部分他们则选取了风积沙平均埋深47米的进口段另70米的地段进行。该项目副总工程师、工程部长贺培霖告诉记者:“这段他们主要创新采取了‘水平高压悬喷桩预支护后开挖’的工法,效果非常不错!嘎拉山隧道进口段大埋深60余米的风积沙段于2017727日顺利通过!这短短172余米按照常规地质情况,我们最多两月就能开挖结束,但这172米却前后折腾了我们一年多啊!”

据项目经理郑典明介绍,如果没有前期费时、费力地对嘎拉山隧道这172米大埋深风积沙进口段进行充分科研论证,它们不可能结合施工现场实际,在全国创新使用水平与竖直高压悬喷桩的工艺。他说:“当初选用这种工法是对传统管棚、超前小导管、全断面注浆等各种工法综合比选后,才做出的这个科学可行并经济合理的选择!这种工法不仅有效规避了风积沙自稳性差,隧道开挖极易冒顶坍塌的风险,同时还节约成本投资起码几百万!”

“我们除了给业主和国家节约了一大笔投资,同时还确保了每一名施工人员的安全。即使前期我们进度受到了严重阻扰,大家心里都背负着巨大的工期压力,但一切辛苦与努力都是值得的!”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副总经理余斌难掩激动的心情如此说道。

据了解,中铁十一局五公司嘎啦山隧道风积沙施工段已经全面突破,复杂地质业已突破,目前该隧道施工已经完全步入“正轨”,该项“风积沙”施工工法业已申报了西藏自治区科技立项工法。

青藏高原的“风积沙”曾让这一大帮大老爷们吃够了苦头,但从年轻人到老同志却没有一个“认怂”,他们硬是用集体的“智慧”、毅力的“坚守”与辛勤的“努力”,战胜了这曾经不可一世的“小沙粒”,同时也为国内高原“风积沙”施工积累了宝贵的实践经验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