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文脉 留住乡愁——川西林盘聚落保护与更新

2018-3-26 16:37| 编辑: 成海沛 |来自: 刘卫兵

摘要: 通过对林盘聚落、古镇、古村落、古建筑等自然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深入研究,在尊重自然生态资源、保护传统历史文化的基础上,根据国家现代农业、现代城镇化的总体要求和最新国际人居范例标准,按照国家绿色低碳可 ...

我国传统乡村聚落是各族人民生产、生活的聚居地之一,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和聚落景观,承载了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川西林盘是我国西南地区独有的一种传统生态聚落,更是蜀汉文化的载体,是川人原始生态文明的实践,这种传统生态聚落延续至今长达4700年。乡绅文化与乡贤文化的书香社会的传统,是川西林盘文化特色的内涵,是传统农耕时代文明的结晶,是一种世界上稀有的乡愁文化的载体,具有重要的生态价值、经济价值和文化价值,值得珍视和保护。

目前对于我市这一独有的传统生态人居可持续发展模式和地域文化,还未进行专题研究和深度发掘,而且随着城市化和农业产业化快速推进、汶川地震灾害破坏以及新农村规划建设出现了简单模仿城镇小区形式缺乏多样性等现象,川西“林盘”的数量正在逐年锐减,从而导致川西林盘这种具有深厚人文历史的生态聚落形态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一、面临的问题:
1、林盘萎缩。一是数量减少,据《成都市川西林盘保护规划(2007 年)》、《成都市川西林盘保护利用规划(2011 年)》有关统计数据,2006 年底成都全市有林盘 14.1 万个,至 2010 年底已减至 12.1 万个。二是林盘“空心化”严重,林盘中心地带由于各种原因出现人居环境变差、房舍院落破败、居室空置等,并与林盘住户老人化、贫困化、破败化并随。


2、林盘景观变差。一是绿化植被退化,由于生活替代品的不断出现,竹子的使用价值和经济价值降低,构成林盘景观和生态环境的竹林、树林得不到有效管理,处于自生自灭状态,栽植面积减少。二是建筑布局杂乱,农民在经济改善后自发修建的楼房缺乏整体规划,大多是城市楼房或西式别墅的农村翻版,在体形、材料和颜色上与林盘景观多有冲突,显得杂乱无章。


3、林盘环境变坏。一是基础设施落后。村村通工程连通了多数相对集中的林盘的水泥路,但多数林盘内部道路仍是依住户人行或车行而自然形成,路径复杂且不成体系,硬化不足。林盘内普遍缺乏清洁燃料系统及污水处理设施。二是公共服务设施缺乏,乡村教育、医疗服务相对匮乏。 三是环境污染严重。林盘中的养殖场普遍缺乏必要的处理设施,生活污水、垃圾和废弃的农用地膜缺乏有效妥当的处理而随意丢弃,使得林盘环境污染日趋严重。


二、对川西林盘认识误区的纠正
长期以来,对传统文化的片面认识也影响到林盘文化,使得我们对林盘文化没有很好的挖掘。虽然林盘是传统农耕文明的产物,但其以崇尚自然、培育自然、保护环境、维持生态平衡、降低资源消耗、促进资源永续利用等为基本特征,体现了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绿色发展理念,与现在提倡的绿色发展是相通的,在一定程度上也代表了农业发展的方向。因此,林盘可以作为发展可持续农业生产的有机载体,经过建设和更新的林盘,不仅能适应和促进现代农业发展,还能创造美好的具有时代气息的现代乡村生活。

我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要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建设美丽中国典范城市。要加快推动生产体系、生活方式、生态环境绿色化……特别是在“西控”区域,还强调保持生态宜居的现代化田园城市形态。从这一方面来说,进一步加强包括林盘聚落体系在内的生态屏障建设,大力发展生态农业具有重要而长远的意义。可见,对林盘文化的保护与一般文化遗产相比,意义更广,类似于自然文化双遗产保护,具有生态环境保护内涵和社会经济改善进步的现实作用,是一个全面综合体系化的保护。


三、对川西林盘进行保护和开发利用的对策建议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我们借灾后重建及新农村建设,对都江堰市花溪村、徐家林盘、安龙镇卉景村林盘等林盘聚落的保护开发进行了一些探索实践。实践经验表明,林盘的减少是城乡社会发展、农村社会现代化变迁的反映,具有综合性因素。因此,保护好川西林盘这一独特的自然环境和文化景观,也不是单纯的保护问题,为保护而保护,难以达到目的,我们更需要科学的开发利用。为此,提出在林盘“原址重建”可持续性发展建议。



(一)对传统林盘的原址保护和更新
林盘必须具备适应现代居住生活需求的服务功能和有助于农民持续增收这两个前提条件,才能实现有效的保护。林盘保护必须有利于村民的生产和生活,将保护与利用统一,改造传统林盘,将林盘建设成为现代生产和生活功能有机结合的现代农村人居环境,这样才能获得村民的支持,才有持续的生命力。


一是对传统川西民居的保护和更新,对林盘聚居点内以木质穿斗结构、小青瓦坡屋顶、三合或L型布局为特征的传统川西民居和祠堂、庙宇建筑进行维修加固和部分毁坏的进行原址重建,并改善室内生活设施,使之更宜居,从而让传统川西民居在继续使用中得以保留和保护,作为活态传统农耕文明的博物馆,使之成为川西林盘建筑文化的延续。


二是对传统林盘聚落的整体保护和更新,即在充分尊重和维护传统川西林盘聚落的生态环境和建筑布局的前提下进行维修和整治。通过对林盘原始风貌的逐个登记,保留原有林盘和乔木,保留村中原始溪流及其自然河岸。同时进行林盘维护、河道清淤和岸边整治。通过对林盘体系合理的功能重构和整治更新,完善其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改善人居环境,并调整产业结构,扩大创收渠道,增加农民收入,才能使林盘文化得到保护和传承。


(二)对林盘进行利用性保护与产业政策调整相结合

林盘保护不同于一般的文物保护,它必须要充分发挥与提升其生活、生产和生态功能,让居住在里面的人们既能拥有乡村田园环境又能享有现代生活文明。因此,林盘文化保护要与经济发展转型和产业政策调整等相结合,通过对林盘资源的科学合理利用,将林盘资源转变为生产力,培植和发展林盘经济,增加林盘居民收入,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一是林盘是发展乡村旅游的优质载体,可利用林盘景观和人文资源,积极发展乡村休闲产业。对地处城镇、风景名胜区周边及河流沿岸等生态环境好、规模较大、传统民居保存较好的聚居型林盘,可作为农家旅游、农业观光、休闲度假等产业型林盘进行开发利用。特别是古镇附近有林盘资源的地区,更应发挥地方特色,将周边林盘规模化的保护和利用,既增强天府古镇的田园风光特色,又扩展古镇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空间。这些地区可通过配套完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和餐饮、娱乐、体育设施,进行环境、卫生、建筑的整治,增强接待功能,为城市居民提供休闲度假场所,吸引城市居民到林盘休闲度假,体验川西林盘居住文化和优美的田园风光。


二是利用林盘资源,大力发展特色产业。可借鉴德国产业小镇经验,即努力使每一个小城镇成为一个产业中心,各自拥有其特色支柱经济,多镇抱团,形成一个个区域大产业链的生态圈。我们对部分已经具备传统特色农业产业基础的聚居型林盘,也可根据市场需求积极发展适宜小型化生产的庭院经济、设施农业、反季节蔬菜和农副产品加工等特色农业;对一些林地比例大的大中型林盘,还可调整和改良林木品种,积极开展经济林木的种植及林产品加工,发展林下产业和林业经济,增加林盘居民的经济收入;对一些紧邻市区,条件成熟的林盘,还可发展林盘文化创意产业,如发展林盘民间手工艺产业,结合乡村旅游和“一村一品”,延伸产业链;建设林盘画家村,发展农村文化创意产业等,使林盘特色产业与其形态协调互补。


三是在尊重自然生态资源、保护传统历史文化的基础上,创新发展的产业形态和模式。
1.按照国际绿色人居建筑评估标准;采用人居智能化先进技术;并充分体现具有中国文化底蕴的川西林盘风格;高标准、高品位的建立“中国人居典范”的高端人居示范区。
2.借鉴引入国内外优质医学、养生、养老资源,打造国际国内一流医养结合的康养示范基地。
3.打造现代农业和新业态田园景观相结合的生态农业示范基地,实现当地生态农业产业可持续发展。
4.打造具有深厚中国文化底蕴的高品位的文化体验休闲度假区。
5.打造建设国际文创园区,包括创业孵化中心、国际文创工场、国际教育中心、国际创新设计基地等。
    
以上建议均系全面深度调研各区(市)县的川西林盘聚落资源的保护与发展。通过对林盘聚落、古镇、古村落、古建筑等自然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深入研究,在尊重自然生态资源、保护传统历史文化的基础上,根据国家现代农业、现代城镇化的总体要求和最新国际人居范例标准,按照国家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顺应国家城镇化、大健康的战略布局,以超前创新的国际先进理念,创新发展的产业形态和模式,着力打造新业态休闲、康体养生度假、城市田园景观度假、高科技农业、文化创意体验等低碳绿色产业,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实现传统农业向可持续生态产业的转型、大幅提高当地居民收入,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实现我市经济社会在转型发展、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走出一条具有独特的传统地域文化特征、具有现代高科技文明元素、具有可持续发展产业支撑的川西林盘聚落不断更新之路,让天府之国的古蜀乡愁记忆得以延续。

刘卫兵

刘卫兵

四川省大卫建筑设计有限公司(国家甲级)董事长
四川智慧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研究院 院长
中国绿建委委员
中国建筑学会资深会员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专家组成员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