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樾之千秋:徽州牌坊建筑艺术的形式与意蕴

2018-11-2 09:47| 编辑: 常乐 |来自: 安徽天地间

摘要: 徽州以“牌坊之乡”的美称及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将牌坊这一建筑艺术表现的淋漓尽致,从儒家思想到程朱理学,从地域文化到艺术形态,从装饰造型到视觉特征,具备鲜明的美学特征和美学价值,展现了富有特色的地域文化, ...
  在徽州数不清的牌坊建筑中,棠樾牌坊群以其历史悠久、规模宏大、风格独特、保存完好而著称,堪为徽州古建的无双之作。

  
  牌坊群位于歙县郑村镇棠樾村,共七座,明建三座,清建四座。七道牌坊一座连着一座,排列在鲍家的祠堂外面,占地颇广,像七道巨大的石门。两旁十分空阔,一方方水田里牌坊的投影也煞是壮观,若是适逢春季,还可以欣赏到涌起金色波浪的油菜花海,浓郁花香惹人沉醉,旖旎风光流连忘返!

  牌坊是历史授予歙县的勋章,棠樾七座牌坊旌表着“忠、孝、节、义”,每一座都镌刻着一段历史故事,记录了徽商鲍氏家族在明清四百年间的荣耀辉煌,承载了绚烂的明清文化,写满了女性的坚韧与不屈,古人的功勋与德政……

  徽州以“牌坊之乡”的美称及其深厚的文化底蕴,将牌坊这一建筑艺术表现的淋漓尽致,从儒家思想到程朱理学,从地域文化到艺术形态,从装饰造型到视觉特征,具备鲜明的美学特征和美学价值,展现了富有特色的地域文化,从而形成徽州地域独特的人文景观。

  牌坊建筑的装饰形式之美

  一件优秀的艺术作品是要有完美的形式来表达的,而形式美与装饰美是分不开的。徽州牌坊造型独特、种类繁多,有着一定的比例,牌坊的建造无论整体、局部、部分与部分、整体与局部之间都存在着适当的比例关系。棠樾牌坊群,内外轮廓线符合圆形、矩形和方形的比率,整体比例尺度良好,更显宏伟壮丽。


  ▲乐善好施坊

  徽州牌坊的装饰造型艺术讲究和谐统一的整体构图观念,将被装饰主题局部的细节和整体的构造同时考虑,主体部分的突出会通过疏密关系来表现,通过形状、大小的对比,如简单与复杂、直线与曲线等,使关系更明显。如乐善好施坊,4柱3间,通面阔11.82米,进深2.85米,高11.70米。大小柱额都不加纹饰,唯挑檐下的拱板镌刻花纹图案,月梁上的环与雀替也相应雕刻了精致的纹样。粗大的梁柱平琢璋磨,不事雕饰而自有风味。

  牌坊因其外形庞大,构造合理,坚固稳定的特征而存在,这也是它存在的前提和基础条件。“最动人的美,好像是最完善地表达材料的强度和荷重之间的斗争所形成的,所以,合乎理性的牌坊构造才是最美的”。棠樾石牌坊群具有壮丽凝重的造型,巨大的立柱或俊秀或拙朴,规模宏大,气势恢宏,完全的表现出坚实挺拔的构造美。

 

  ▲棠樾七座牌坊鱼贯而立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韵律、节奏是音乐的主题,体现在牌坊建筑中则产生了不同的美的特征,造型相同的牌坊由于其距离的不同, 亦可以产生连续的韵律美, 从装饰意义而言,如同“点”、“线”的运动,形成牌坊的裝饰空间。

  棠樾牌坊群依次而立,渐渐望去,如悠扬的田园乐曲,呈现出一种律动的装饰之美,由于牌坊的开间的宽窄变化、楼檐的高低变化、门洞的大小变化,还可以产生一种渐变韵律之美。

  牌坊建筑的装饰意蕴之美

  徽州牌坊的装饰艺术中体现着徽州地域的宗教文化, 渗透着封建社会下的儒家礼教、程朱理学等传统思想,包含着“祈福求祥”等传统观念。

  徽州牌坊上雕刻的纹样图案,都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和较深刻的象征意义。人们更多的将象征的装饰手法运用于徽州的节孝牌坊和功德牌坊上,一方面雕刻的狮子、鳌鱼、麒麟等动物及花卉中各式纹样,象征着对牌坊主人的品格的歌硕和宣传教化, 节孝牌坊和功德牌坊歌颂的是一种道德境界, 反映出封建社会儒家的伦理思想观念。

    

  
▲鲍灿孝行坊(狮子滚球飘带纹饰的月梁,部分狮身已损毁)

  棠樾的七座牌坊,不仅体现了徽文化程朱理学“忠、孝、节、义”伦理道德的概貌,也包括了内涵极为丰富的“以人为本”的人文历史,同时亦是徽商纵横商界三百余年的重要见证。据记载棠樾鲍氏是一个深受理学思想影响,以“孝悌”为核心,严格奉行封建礼教,倡导儒家伦理道德的名门望族。自宋至清,棠樾鲍氏家族出现了众多忠臣孝子和节妇。

  鲍文渊继妻吴氏节孝坊是一座典型的贞节牌坊,江氏26岁守寡后,“立节完孤”,把儿子集成培养成歙县的名医。寡妇守节,培养后嗣,被宗法社会认为是最大的孝行,所以在江氏80岁高龄时,族人打破继妻不准立坊的常规,破例为她请旌,建造了一座规模与其他相等的牌坊。尽管得此厚爱,但在牌坊额上“节劲三冬”的“节”字上,还是留下了伏笔——把节字的草头与下面的“卩”错位雕刻其上,以示继室与原配在地位上是永远不能平等的。这个细节也恰恰体现了徽州礼教制度的森严。

 

  ▲吴氏节孝坊

  意境,在中国艺术的美学范畴中,通常是指“形神”与气韵”所传达的一种艺术美感。宗白华先生说:“意境是情与景的结晶品”,而建筑意境则是意与象的统一,在棠樾牌坊群中, 其牌坊的装饰造型气势和整个线状排列则表达出无尽的律动美,构成了富有层次的交响曲。

  从“形神”和“气韵”的角度看,正传达出了基于技巧之上的构思意境美,装饰线条的对称、曲直、粗细、虚实、均衡、疏密、交叉、动静等运动感与牌坊整体的气势结合,不同纹饰的的线条的雕刻,给人带来一种飘逸自由的灵动感,线条成为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装饰着灵动飘逸、活泼欢快、自由飞舞的韵律美的追求。

  这种有意味的装饰形式具有丰富的内涵,以及相对独立的审美意味,静态的形象蕴蓄了动感,不仅唤起了人们的心理情感变化,也带来了一幅轻松、优美、协调的视觉画面,像一首奏鸣曲,引人入胜,形成了牌坊建筑动人的意境之美。

  徽州民间牌坊汇聚着徽州故里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底蕴与艺术美学智慧。作为中华区域文化的优秀典型,徽州牌坊装饰艺术向人们展示着别具一格的审美文化的形式美和意蕴美。


   而一座牌坊就是一座纪念碑,有着它自己的故事,承载着一个地方曾有过的辉煌,也记载着那里过往的点滴。站立在一座牌坊前,聆听着那些几百年前的故事,虽久远却意义深刻。抚摸着凉沁沁的立柱,砖石上的每条刮痕都在诉说着它的沧桑。细细打量着那在岁月的风吹雨打中落尽昔日繁华的牌坊底座,磋叹着这些用汗泪血肉砌造的家族荣耀,最终都变成了历史遗迹,成为了古徽州文化永恒的精神华表!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1. 热点资讯
  2. 热点关注
  3. 焦点新闻
返回顶部